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信息 > 李壽生:七十載鑄就豐碑 新時代再創輝煌 ——紀念新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70周年

李壽生:七十載鑄就豐碑 新時代再創輝煌 ——紀念新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70周年

發布于  2019年09月26日 14:06:37|閱讀1818

華夏巍巍屹世中,七十春秋憶崢嶸。當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正在闊步邁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我們共同迎來了共和國70歲華誕。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領導下,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經過幾代人的艱苦奮斗、開拓創新、銳意進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70年來新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為保障我國能源安全、促進工農業生產、滿足人民生活需求等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如今,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中國已經開啟了決勝小康的新征程,新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也吹響了由大國向強國跨越的嘹亮號角。

70年石油和化學工業創造了輝煌的發展成就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石油和化學工業從百廢待興的舊中國艱難起步,從小到大、由弱到強。

我國曾經是世界上最早發現和使用石油的國家之一,但是在70年前卻是一個嚴重依賴“洋油”的國家。1907年,清政府在陜北延長打下了中國大陸的第一口油井。1935年延長解放,延長石油廠在黨中央的親切關懷和組織管理下逐步恢復生產,毛澤東主席為廠長陳振夏親筆題詞“埋頭苦干”,這是毛澤東主席為中國石油工業最早的一次題詞。與此同時,舊中國留給人民共和國的化學工業家底也是十分薄弱的,當時只有民族實業家范旭東先生創辦的天津永利制堿公司,中國化學工業先驅吳蘊初先生創辦的上海天原氯堿廠,以及日本及國民黨政府留下來的大連、沈陽、吉林和重慶等幾個化工廠,在解放前夕,也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幾乎全部停產。據資料統計,1949年,我國原油產量12萬噸,原油加工能力17萬噸,我國化學工業總產值僅為1.77億元。這就是新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的全部家底。

1949年隨著新中國的建立,石油和化學工業開始在艱難中起步前行。黨中央十分重視石油和化學工業的建設和發展,新中國剛剛成立就設立了燃料工業部,加緊部署和組織石油和化學工業的恢復建設工作。經過三年的恢復建設,大連化工廠、永利寧廠、撫順煉油廠等一批工廠陸續恢復生產。在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我國開發建設了新中國第一個大油田——新疆克拉瑪依油田,還先后開發建設了甘肅玉門、青海冷湖以及四川等石油、天然氣生產基地,使全國原油產量增加到145.8萬噸。我國還在原蘇聯幫助下重點建設了吉林、太原、蘭州三大化工基地。1959年,我國成功發現大慶油田并開始組織石油勘探開發大會戰。1960年上海煉油廠開始逐步進行改擴建,1961年蘭州建設了我國第一套裂解氣生產乙烯的裝置,這標志著新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建設開始全面起步。

從“三五”和“四五”計劃開始,國家有計劃、有步驟地開展石油和化工技術裝備引進工作,著力解決當時社會經濟發展中的主要矛盾,尤其是解決老百姓的吃穿問題。在中央領導的親切關懷和直接領導下,1965年從日本引進第一套維尼綸裝置;1973年分別從美國、日本、荷蘭、法國等國家引進了13套大型化肥裝置;1978年引進合成革裝置技術……

在新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的艱難起步和全面建設過程中,老一輩石油和化學工業建設者們,滿懷著對黨中央,對新中國的無限忠誠和熱愛,依靠艱苦奮斗,奮發圖強的堅強意志,憑借“大慶精神”“吉化精神”等偉大的精神力量,在那個艱苦卓絕的年代,為新中國建設和國民經濟發展作出了巨大的歷史貢獻。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成為新中國經濟騰飛和發展的偉大轉折,開啟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新紀元,石油和化學工業發展也迎來了嶄新的春天。通過實施“科技興化”“發展外向型經濟”等發展戰略,在行業內深入推廣和廣泛開展“學大慶”“學吉化”等活動,極大地促進了石油和化學工業的快速發展。外資企業和民營企業也如雨后春筍般迅速發展壯大。同時,石油和化工大專院校建設得到進一步提升,石油和化工行業人才被源源不斷地輸送到全國各地。

改革開放40年來,石油和化工行業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和各項方針政策,行業創新動力、企業發展活力、廣大干部職工的積極性和創造力空前提升,行業發展生機勃勃。我們先后戰勝了東南亞金融危機、國際金融危機等各種風險和挑戰,成功躋身世界石油和化學工業大國行列,正在朝著世界石油和化學工業強國奮勇邁進。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產業規模躍居世界前列,建立了產業鏈上下游配套齊全的工業體系。

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規模小、產業鏈短、產品種類少、產業結構單一,高端產品空白,國際影響力很弱。1978年,全行業工業總產值僅為758.5億元,利潤總額僅有169.7億元,進出口貿易總額21.4億美元。到了2018年,全行業主營業務收入達到12.4萬億元,實現利潤總額8394億元,分別是1978年的163.5倍和49.5倍,產業規模位列世界第二,其中化學工業在2010年超越美國,位列世界第一。原油產量比1978年翻了一番,天然氣、原油加工、化肥、乙烯、燒堿、純堿、合成樹脂、輪胎等主要產品產量分別達到1610.2億立方米、6.04億噸、5459.6萬噸(折純)、1841萬噸、3420.2萬噸,2620.5萬噸、8558.0萬噸和8.16億條,分別是1978年的11.7倍、8.6倍、6.3倍、48.4倍、20.9倍、19.7倍、126倍和86.9倍。同時,產業結構持續優化,產業鏈不斷延伸完善,除少數化工新材料和高端精細化工產品外,絕大部分石油和化工產品均能自主生產。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優勢盡顯,各種所有制企業活力競相迸發。

我們以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為目標,深入推進行業管理、企業制度、科技人才管理等一系列、全方位、系統性的體制機制改革。行業管理逐步由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管理轉變到靈活有效的市場經濟體制。全行業普遍建立起了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企業制度,一批又一批具有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發展、自我約束經營機制的石油和化工企業發展壯大起來。從建國初期僅有縣以上企業5400家,快速發展到2018年規模以上企業27813家,資產總計達12.8萬億元;從單一國有企業發展到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三分天下、各居其一、包含多種所有制、多種經濟成分的企業格局。2018年在世界500強企業名單中,入圍的中國石油和化工企業就有16家。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分別排名為第3名和第4名。我們還積極借鑒國際一體化發展經驗,探索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化工園區管理制度。截至2018年底,全國重點化工園區或以石油和化工為主導的工業園區共有676家,其中國家級化工園區(包括經濟技術開發區、高新區)57家,省級化工園區351家,地市級化工園區268家。建成了一批石化產業基地,形成了一體化、集群化發展的新優勢。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行業自主創新能力大幅攀升,面向市場需求的科技創新正在向縱深發力。

我們先后實施了技術引進、科技興化、創新驅動等不同階段的科技創新戰略,組織了一大批核心關鍵項目的技術攻關,先后攻克了MDI、工程塑料、異戊橡膠、T800級以上碳纖維、聚碳酸酯、PX、芳綸以及特低滲透油氣田開發、頁巖氣開發等一大批長期制約產業升級的核心關鍵技術。研制出12000米特深井石油鉆機、大口徑高等級螺旋縫埋弧焊鋼管、海洋石油981深水半潛式鉆井平臺、煉油全流程技術裝備、乙烯以及芳烴成套技術裝備等,千萬噸級煉油裝置國產化率超過95%、百萬噸級乙烯裝置國產化率達到90%左右。

許多技術裝備打破了國際壟斷,達到或接近世界先進水平。特別是現代煤化工產業,相繼攻克了大型先進煤氣化、合成氣變換、大型煤制甲醇、煤制油、煤制烯烴、煤制乙二醇、煤制乙醇等一大批世界級技術難題,并實現了關鍵技術裝備的產業化,走在了世界煤化工產業創新發展的最前列。在可燃冰、石墨烯、納米材料、3D打印材料、先進膜材料以及煤油混煉等前沿領域也取得了一批革命性技術成果。涌現出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國中化、上海華誼、萬華化學、延長石油、浙江龍盛、金發科技、山東東岳、浙江巨化等一批創新型企業,培養出一支創新型人才隊伍,自主創新能力明顯提升。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行業綠色可持續發展水平明顯提高。

行業發展一直把節能減排和安全環保擺在突出位置,大力推進清潔生產和循環經濟,加強安全生產監管,行業平均綜合能耗、“三廢”排放水平和安全環保事故總體呈逐年下降趨勢。我們積極借鑒國際先進經驗,先后引進推廣了HSE安全生產管理制度、責任關懷制度、能效領跑者發布制度、碳核查碳交易制度等,積極開展綠色產品、綠色工廠、綠色園區評價與創建活動,推進從產品設計、生產開發、產品包裝、產品分銷直到回收處置利用的全產業鏈綠色化,初步建立起行業綠色產業體系。我們下大氣力開展綠色環保技術攻關,在廢水治理、廢氣治理、固廢治理等方面深入推廣應用綠色環保先進技術。同時,加快通用節能低碳技術推廣,推進重點行業節能低碳改造,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以“十二五”為例,化工行業萬元工業增加值能耗累計下降22.5%,合計實現節能量約6125萬噸標準煤,折合二氧化碳減排量約1.6億噸;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持續下降。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行業積極“引進來”和“走出去”,形成了全方位多層次對外開放新格局。

我國積極擴大油氣資源進口,范圍覆蓋所有主要油氣生產國,已基本建成橫跨東西、縱貫南北、連通海外的四大戰略通道的油氣管網格局。同時,我們與世界各國積極發展石化產品國際貿易,2018年全行業進出口總額達到7432.7億美元,其中化學工業進出口總額達到3710.7億美元,分別是1978年的347.3倍和226.3倍。我國巨大的市場吸引了大量外資進入,世界500強中的石油和化工企業都已在中國投資設廠,設立研發中心和生產基地,積極拓展在華業務,布局高端產品和高端產業,成為其全球投資和利潤的重要來源地。我國石油和化工企業也主動打入國際工程建設和油氣勘探開發市場,承攬工程、建設項目、開發資源。

特別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我國石油和化工資源開發類、產能合作類、工程技術服務類、國際貿易類等四大類企業積極“走出去”,構建以國內高端特色化工園區為起點,以中東、東南亞、中亞和俄羅斯等石化產業園區為中間戰略支點,以中東歐高端精細化工園區和非洲石化園區為終點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化工產業鏈,更廣更深地融入全球石化供應鏈和產業鏈,形成了國際競爭新優勢。目前,中國正在形成外企“請進來”和中國企業“走出去”新一輪投資熱潮,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對外開放正在形成一個全新的格局。

新時代再創石油和化學工業高質量發展的新輝煌

時間的年輪,總是刻印著奮斗者的足跡。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經過改革開放的洗禮,幾代石油和化工建設者們通過艱苦奮斗,頑強拼搏,以“敢叫日月換新顏”的氣魄,將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建設成為油氣勘探開發、石油煉制、石油化工、煤化工、鹽化工、精細化工、生物化工、國防化工、化工新材料和化工機械等子行業齊全,能夠生產4萬多種產品,基本可以滿足國民經濟和人們生活需要的強大工業體系,取得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成為世界石油和化學工業大國的偉大成就。這是一段令中國人民揚眉吐氣的歷史豐碑,也是一段令世人贊嘆的恢弘史詩,更是一段令人可歌可泣的時代交響。

盡管我們取得了這些成績,但我們也清醒的看到,與發達國家和跨國公司相比,我國石油和化工行業還存在不小差距,特別是行業結構性矛盾十分突出。行業巨大的貿易逆差就是產業結構性矛盾的一個現實反映。2018年全行業貿易總額為7432.7億美元,但貿易逆差就高達2833億美元,同比增長42.5%。

貿易逆差的主要原因,是化工新材料和專用化學品的大量進口。高額貿易逆差至少說明兩大問題:一是市場需求是實實在在的;二是供給能力是不足的。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的產業結構,主要集中在石油天然氣開采業、石油煉制業和基礎化工原材料產業這三大層次上,而高端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比重還很低,我們的產品結構主要集中在價值鏈的中低端,而且企業產品結構雷同的現象也十分突出。全行業的供給結構同市場消費升級的需求結構差距還很大,矛盾還很突出。

因此,全行業必須要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動搖,要緊扣重要戰略機遇新內涵,加快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提升科技創新能力。要采取新的思路、新的方法,在增加有效供給、高端供給、綠色供給上發力,努力探索行業高質量發展的新路徑。我們行業的高質量發展必須聚焦在五個重點方向上:

技術創新要在制高點上突破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由大國向強國跨越,在高質量發展中的最大短板,就是創新能力薄弱。

雖然“十三五”以來,我們行業在技術創新上取得了一系列新突破,也獲得了一批有重大影響的新成果,但從行業發展的總體水平上分析,從行業發展制高點技術上分析,我們同化學工業強國、同跨國公司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特別是在高端、前沿技術方面,我們研發水平的距離更大,在基礎研究同應用研究結合突破方面,我們還有不小的差距,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在保持現有技術創新優勢的同時,還要下功夫在制高點技術上取得領先的突破,我們行業才有可能取得高質量發展的新提升。

歷史經驗表明,行業發展不創新不行,總是跟蹤與模仿創新也不行。

在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就是要走自主創新、原始創新的新路,在制高點上取得原創性突破。巴斯夫、杜邦、陶氏等跨國公司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例都超過了3%,有的甚至超過5%,而我國大型企業的研發投入普遍不到1%。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要把技術創新擺在戰略的核心位置。集中力量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技術,搶占一批事關長遠和全局的科技戰略制高點。

要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的重大機遇,瞄準世界科技前沿,大力支持從0到1的原始創新,攻克一批世界級技術難題,取得顛覆性科技成果,力爭在重要領域實現跨越發展,加快由“跟跑”為主實現向“并跑”乃至“領跑”的轉變。

發展方式要在綠色化學上發力

綠色化學是化學工業發展的又一新境界。它包括新的化學反應過程研究、傳統化學過程的綠色節能改造、傳統能源清潔利用技術、資源可再生及綜合利用的綠色生化技術等。

綠色發展既是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重要內容,又是推進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手段,也是行業發展方式的重大轉變。推進綠色發展,必然會推動行業從高投入、高排放、低效率的粗放式發展向創新發展和綠色發展雙輪驅動方式轉變。

化學工業有著從分子結構上改變物質性質的本領,綠色發展一定要走在整個工業部門的最前列。

全行業一定要進一步增強緊迫感、使命感和責任感,奮發有為地做好綠色發展的各項工作,實現行業與社會的和諧共融發展,要深入推進責任關懷,把企業的社會責任由企業圍墻內擴展到企業圍墻外,不斷提高工藝安全、職業健康、產品安全監管、儲運安全和污染防治的水平,創建一批綠色產品、綠色工廠、綠色發展示范園區,從根本上全面改善石油和化學工業的發展形象。

產業結構要在產業鏈高端上延伸

原材料開采加工、基礎化學品制造等傳統產業在我國石化行業中占比較大,而高端化工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占比不足10%,行業總體仍處于產業鏈和價值鏈的中低端。

加快推進產業結構高端化進程,促進產業結構在產業鏈高端上延伸,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是全行業實現高質量發展面臨的緊迫任務。要集中有限目標、集中有限力量,努力發展具有相對優勢的新能源、化工新材料、高端專用化學品產業。

特別是要圍繞大飛機、高鐵、汽車輕量化、電子信息等重大工程需求,加快發展化工新能源;高端聚烯烴、專用樹脂、特種工程塑料、高端膜材料等化工新材料;醫用化工材料;高端電子化學品等專用化學品以及催化劑、特種助劑(添加劑)等特種化學品,努力提高產業鏈高端供給能力。

資源配置要在全球市場上優化

衡量一個企業是否強大的標志不但要看國內資產規模和銷售收入,還要看其是否真正具有全球配置資源的能力。加快行業高質量發展,不斷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就是要通過全球資源配置、業務流程再造、產業鏈整合、資本市場運作等方式,實現全球資源配置的優化,培育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跨國企業和企業集團。要積極“走出去”開展產能合作,選取重點行業,圍繞企業發展方向,務實推進海外集聚區建設和項目實施落地。

特別是要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充分發揮各自的資源優勢、資金優勢、技術優勢、市場優勢、人才優勢和管理優勢,在最適宜的地點設置采購中心、制造中心、研發中心、財務結算中心以及營銷服務中心,通過整合全球價值鏈,深度嵌入全球化生產營銷網絡,實現資源全球高效配置、生產要素有序流動和互利共贏共同發展。

經濟效率要在國際對標中領先

企業作為一個市場競爭主體,競爭的焦點集中體現在企業效率上。企業效率競爭的優勢是企業技術創新優勢、管理創新優勢和經營模式創新優勢共同作用的結果,是一個企業整體競爭能力的終極反映。目前,我們無論是行業效率,還是企業效率同發達國家相比,同跨國公司相比,都還有很大的差距。行業企業要放眼全球,做好重要指標的對標工作,不斷增強自身戰略管理與戰略決策能力,進一步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要注重企業的盈利能力和資本回報。企業的盈利能力和資本回報水平既是企業整體競爭優勢的集中體現,也是企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礎。要密切關注企業的銷售收入利潤率、流動資金周轉率。全員勞動生產率、全要素生產率等主要經濟效益指標,聚焦與發達國家和跨國企業指標差距,夯實企業發展基礎,增強企業盈利能力。

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推進行業由大國向強國跨越、實現高質量發展是一個全局性戰略,是一項系統性工程,是我們行業的整體行動。高質量發展是我們全行業跨越式發展的一場大仗、硬仗,需要我們全行業要拿出爬坡過坎、滾石上山、勇往直前的勇氣和干勁,站在先進戰略管理的前瞻點上,走在技術創新的制高點上、立在產業結構優化的潮頭點上,在戰略、技術、市場、效率和服務等多方面創造出一批能拿得出手、說得出口的第一或唯一的高水平成果,為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早日跨入世界強國行業奠定堅實的基礎。

70年輝煌歷程,我們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畫出了最新最美的圖畫;70年不懈追求,我們徹底擺脫了貧窮與落后,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70年凱歌高奏,我們用熱血與汗水鑄就了行業發展的不朽豐碑。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奮斗也是艱辛的、長期的。

今天,中國正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我們又站在了新的歷史發展起點上。盡管我們仍然面臨著許多前所未有的困難和挑戰,但同時我們也具備過去從未有過的重大機遇和條件。“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此時此刻,我們必須以更加堅定的自信、卓絕的智慧、無畏的勇氣,滿懷信心地踏上由石油化學工業大國向強國跨越的新征程,自豪地書寫屬于我們這一代人的輝煌篇章!

來源: 國家石油和化工網 

作者:李壽生

上一篇:中國對美方發布加征關稅排除清單做出積極回應 下一篇:我國將有序放開油氣勘查開采市場

中国福利彩票河南22选5开奖结果